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期货金融网
期货龙虎榜
中国国际期货金融网 > 财经新闻 > 正文

连环雷炸出“信披锅” 监管再开罚单

发布时间:2020-04-14 17:15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作者:admin

连环雷炸出“信披锅” 监管再开罚单



4月12日晚,首批科创板上市公司杭可科技(688006.SH)、容百科技(688005.SH)相继发布公告称,4月10日收到证监会的监管措施决定书,被罚1年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。
 
被罚的原因皆为,在申请科创板IPO过程中,公司招股书涉及比克动力的信息披露存在问题。
 
受此负面影响,4月13日,上述两家公司股票双双大跌,杭可科技下跌13.78%,容百科技下跌10.27%。同一天,上交所召开2020年全面从严治党暨纪检工作会议。会议提出,要以科创板建设为龙头,带动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措施在上交所落实、落地。
 
这是监管措施的一次集中“亮剑”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4月10日,证监会和上交所批量发出行政监管措施,除这两家科创板公司外,另有12名保荐代表人、6名注册会计师和3名律师位列受罚名单。
 
连环雷炸出“信披锅”
 
杭可科技与容百科技受罚此次均与比克动力有关。
 
根据杭可科技招股书披露,2018年比克动力以24.47%的装机量占比,成为国内圆柱形动力锂电的最大供应商。高工锂电统计数据显示,比克动力的装机量长期位列国内动力锂电池厂商前十。
 
只是没想到,如此“优质”的锂电企业却因众泰汽车6.21亿元的欠款陷入泥潭,也引发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连环追债。牵涉其中的上市公司除了容百科技和杭可科技,还有当升科技(300073)、新宙邦(300037)和长信科技(300088)等。
 
“雷”虽然是别人的,但信披违规却是自己的“锅”。
 
根据公告,容百科技于2019年7月1日起,已将比克动力信用额度调整为0,但其于去年7月16日签署的招股说明书中,却并未就该事项作充分披露并提示风险。
 
此外,容百科技也并未在招股书中明确,比克动力“回款”的实质是以自身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偿还逾期应收账款,而是将其笼统归结为“截至2019年6月25日,比克动力通过银行承兑汇票、商业承兑汇票及电汇合计回款金额为10561.62万元,回款比例约为49%”。
 
杭可科技也未在招股书中及时披露风险。据证监会的监管决定书称,2018年12月,比克动力暂停四期项目合同,但杭可科技的招股书未予披露。比克动力四期合同预付款合计1600万元,占合同金额比例为15%,与公司招股书披露的30%数据不一致。
 
杭可科技还存在未披露比克动力应收票据到期无法承兑的情况。据悉,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,比克动力共有12笔、合计11692.7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未能承兑,其中4460万元已通过电汇等支付,其余7232.7万元尚未支付。上述情形也与招股书披露不符。
 
同为首批上市的科创板公司,股票代码相连,容百科技和杭可科技可谓“缘分不浅”,均属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中的电子核心产业,均受同一家客户拖累,甚至上市时选择了同一家会计师事务所,这次同样因为信披违规在同一天被监管层处以“1年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”的行政处罚。
 
不过,也有受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该处罚低于市场预期。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,“这种监管会成为常态,但此次这个处罚力度不疼不痒,与注册制精神不符,至少应并处罚金以及赔偿投资者损失,只是限一年公开发行及对保代谈话提醒,没什么重大影响。” 他认为,注册制下对违规处罚的力度要提高。
 
一年内不得公开发行,会对公司造成什么影响,该监管措施会否影响公司运营?时代周报记者4月13日就此问题提出采访杭可科技和容百科技,但截至记者发稿,尚未收到回复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科创板公司信披违规是否可以索赔,也备受关注,截至目前,市场还尚未出现过对科创板上市公司索赔案例。对此,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理论上可以索赔,但是否需要以前那种行政处罚前置程序尚存争议。他认为,前置程序取消的概率较大,注册制下不应该有前置程序。
 
头部券商也“中招”
 
对杭可科技和容百科技受罚,其实市场早有预期,此次有些令市场意外的是,相关中介机构人员也一起出现在监管措施决定书中,4名保荐代表人被监管谈话,4名注册会计师被出具警示函。
 
不难发现,8名中介机构人员均来自行业头部机构。如决定书指出,中信证券高若阳、徐欣在担任容百科技IPO保荐代表人过程中,未勤勉尽责,对发行人客户信用风险、应收账款回收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;国信证券傅毅清、王东晖在担任杭可科技IPO保荐代表人过程中,未勤勉尽责,对发行人合同执行、应收票据兑付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。
 
在科创板市场,已不是头部券商第一次“掉链子”。此前,中信、中金、中信建投“三中”均收过科创板罚单。科创板开板以来的首张券商罚单就开给了中金公司,第二张罚单是中信证券。
 
此外,上述两家公司IPO上市的会计师事务所均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,也是大所。证监会4月10日对该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赵丽、金东伟、倪国君、何林飞出具警示函,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4月10日,监管层连续发布了6张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,包括上述4名保代和4名注册会计师在内,被采取监管警示措施的保荐代表人有12名、注册会计师6名、律师3名。这是自科创板开市以来,涉及范围最广的一次监管措施集中披露。
 
科创板监管升级?对此,王骥跃表示:“应该只是时间上巧合而已。而对于尚未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也进行处罚,则体现了该板块申报就要负责的原则。当然,其他板块名义上也是说申报就负责,但除非有特别恶劣的造假,一般不予处罚。”
 
强化科创板质量
 
注册制下,保荐机构是申请上市企业质量重要的“把关人”和“看门人”。上交所等监管层亦多次提到,压严压实中介机构责任。
 
据悉,近日,在强化已上市企业信披要求的同时,上交所还针对申报科创板项目的发行人和保荐机构进行了现场督导,目前已有十余家申报项目的保荐机构接受了现场督导。日前,上交所对诺康达、金达莱、光通天下、连山科技等4个现场督导项目中发现的保荐代表人、签字会计师和签字律师核查工作不到位等问题进行了梳理和处理。
 
王骥跃4月13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介机构产生纰漏的原因有多个方面:一是项目多,质控力量跟不上,有些券商把质控内核当做费用部门,人手低配;二是同一家投行不同团队的执业水平也不一样;三是科创板上市节奏快也是质量下降的一个原因。
 
上交所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4月12日,今年已有26家科创板公司完成上市,募资309.07亿元,目前科创板在审企业有87家。
 
另有北京的投行人士还表示:“现在行业内有点陷入恶性竞争,投行着急写材料赶材料,很容易忙中出错。同时,资源多向头部集中,一些中小投行形势严峻,‘做可能没饭吃,不做根本没饭吃’,大投行虽好一些,但抢前几名的压力也不比小投行少。”
 
但不管怎样,严监管、提质量都是大势所趋。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4月11日表示,新证券法主要就是通过加大违法违规处罚力度,倒逼中介机构提高自律水平,中介机构应建立自我约束机制。

上一篇:年产百亿的玩具帝国 今年还未收到外贸订单

下一篇:三大指数表现强势沪指涨0.68% RCS概念强势反弹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